国际赤霞珠研讨大会

星期五,7月2日

国际研讨会(ICS)于2010年6月28日至7月2号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维尔举行。活动的组织者和主办方是奥克维尔葡萄酒协会,研讨会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业主,酿酒师以及葡萄栽培者提供了一个交流思想和信息的平台。与会者来自阿根廷、智利、中国、法国、意大利和美国。会议程序包括技术会议、旅游,品尝以及社交活动。ICS项目日程表可以参见以下链接:http://ics.oakvillewinegrowers.com/_downloads/ICS_Program_2010_Website.pdf. 

在6月28日清晨,新老朋友齐聚在扬特威尔的Villagio酒店举行的欢迎会上。来自奥科维尔的许多葡萄酒在接待会上供登记的与会嘉宾享用并可挑选徽标。来自纳帕谷之外的大部分参加者住在Vilagio宾馆并集体乘坐大巴到达不同的场地。他们对玉川酒庄有很多的兴趣和好奇心。奥克维尔葡萄酒协会的成员觉察到了房林和马克没有得到签证。他们很希望见到我们。当他们见到我的时候,他们对我们的项目很支持并且表示出很好奇。这在美国烹饪学会的晚宴上是很真实的。我与重要的客人分享了我们的2009石头房子(Stone House)。它虽然暂时还未达到世界一流红酒拥有的色彩、浓度和典雅,但是我听了很多鼓励。我在斟酒时感到忐忑、却又激动而自豪。

ICS组织者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在整个活动期间要有积极的参与。这促使了大量的友好互动,但即使这样,我仍然很难记录所有的想法和观点。我附上了在整个报告期间所有的演讲者的网站链接。迈克尔指出,参与这个研讨会活动的最重要收获之一,就是为我们在西安的教育计划做了指引。

两个发言者, Karen MacNeil 和 Jonathan Swinchatt,在6月29日的早晨举行的第一个技术会议做了发言。这个活动在Robert Mondavi酒厂的葡萄园房间里举行。Karen MacNeil用一个高雅、富有诗意的有关葡萄酒的演讲作为ICS的开幕。她带领参加者品尝了用产自奥科维尔的葡萄酿制的赤霞珠葡萄酒。大多数酿酒者出席并评论了他们的葡萄酒。MacNeil是葡萄酒教育工作者、顾问和作家。下面的这个链接是她关于葡萄酒术语的一个网站:http://www.wineanswers.com/glossary.aspx.

Jonathan Swinchatt是一位地质学家兼作家,他对位于加州和欧洲的葡萄园进行了地质特点分析。他与Michael Silacci在Stag’ Leap酒窖和 Opus One做了大量的工作。Swinchatt还探索了Araujo酒庄、Quintessa酒庄, Harlan酒庄以及纳帕谷的其他酒庄。在研讨会上他描述了纳帕谷的地质历史。大约150万年以前,太平洋板块下降到北美板块以下从而形成了加利福尼亚。摩擦和压力导致了火山活动。本次活动加上圣安地列斯断层的压缩形成了海岸山脉。The Vaca and Mayacamas是海岸山脉的一部分,构成了纳帕谷的轮廓。另外从海伦娜山到扬特维尔的一系列冲积扇活动,决定了纳帕河以西区域的土壤性质。下面Swinchatt网站的链接提供了更多的关于他的工作,公司的详细资料:http://www.earthvisioninc.com/。

我们在Gargiulo葡萄园的一个小的家庭式酒庄享用了午餐、并进行了参观以及品尝。Jeff•Gargiulo说,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耕作,酿酒师Kristof Anderson带领我们参观了酒庄。这个家庭在奥科维尔拥有两个葡萄园,金钱路农场和575 OVX.金钱路农场是在深层土壤上种植,575 OVX是在岩石山坡上种植的。下面是酒庄网站的链接:http://www.gargiulovineyards.com/。

我们参观的第二个葡萄园和葡萄酒厂是Harlan 酒庄。这个葡萄园是完美无暇的。他们最近已经开始改变他们灌溉的方式了。每次灌溉和灌溉所用的水量间时间间隔已经增加了。他们正在与一位功能科学的顾问(http://www.fruitionsciences.com/login/company)合作来确定葡萄园的用水量。有关Harlan 酒庄的信息,请参照以下链接http://www.harlanestate.com/.

通过在斯旺森葡萄园 (http://www.swansonvineyards.com/)举行的美式烧烤作为第一天活动的结束。它由主人克拉克•斯旺森和酿酒师克里斯•菲尔普斯共同主办。斯旺森最有名的是梅鹿辄。Robert Mondavi 酒庄举行的第二场技术会议作为第二天活动的开始。Michael Silacci负责组织和协调这两个专题讨论:一个由来自奥科维尔的人员组成,而另一个是由国际上的酿酒师组成。

奥科维尔葡萄栽培和葡萄酒酿造----奥科维尔葡萄酒酿造的不同方面

Michael Weis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奥科维尔从事酿酒工作。从1994年开始,他便一直在格罗特(http://www.grothwines.com/index.cfm?method=homepage.showpage)工作。他从奥科维尔的一个酒庄谈到了酿酒。应尽一切的努力生产出能准确代表葡萄园特色的葡萄酒。来自单一葡萄园的葡萄酒,其不足之处在于不能纠正来自其他葡萄园的葡萄酒的缺陷。大多数的单一葡萄园能够完全遵守规则,但是混合相当于总容量的5%的其他品牌的葡萄酒对他们来说是合法的。不论地块的大小,当你穿过时都会发现它们有变化。关键在于要认识和利用差异来制作复杂的葡萄酒。

Dirk Hampson 在Far Niente(http://www.farniente.com/)和Nickel and Nickel(http://www.farniente.com/)的工作是指导葡萄酒生产。Far Niente是一种产自奥科维尔的葡萄生产出的葡萄酒。而Nickel是一系列的单个葡萄园葡萄酒。Hampson描述了在Far Niente的葡萄酒调配工作,它包括评估单个因素在整个调配过程中的影响,以及许多对调配的平衡性和复杂性起到的重要作用,但有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克里斯•费尔普斯在法国和加州制作过葡萄酒。他现在是斯旺森葡萄园(http://www.swansonvineyards.com/)的酿酒师,已经为一家位于纳帕谷的法国酒庄酿制葡萄酒。Phelps回忆了他在法国的实习以及在纳帕谷作为酿酒师的经历。他还谈到了他为多米诺斯做的原始设计,并已经被位于纳帕谷的Laird家族酒庄所使用。Moueix雇用了瑞士建筑师Herzog and de Meuron.

安迪•埃里克森是纳帕谷的一个顾问。他展示了来自于两个庄园的葡萄酒,因为他本人在奥科维尔制作葡萄酒。它们是雁鸣酒,没有一个正式的网站,以及Dalla Valle(http://www.dallavallevineyards.com/)。这两个葡萄园过去有着相同的高度。但当Vaca山而形成的时候, Dalla Valle葡萄园被推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埃里克森说更广泛的重建正在这两个葡萄园中进行。

国际样板-对葡萄园和酒窖的接触。

来自Ridge Vineyards (http://www.ridgewine.com/)的Paul Draper谈到他曾经到过的的智利和加州。他分享了1976年他与Ridge Monte Bello在巴黎品酒的成功经验,那次他得了第五名,而第二次品酒是在30年后的2006年的Monte Bello,那次他得了第一名。Draper谈到了他用自然技术种植和酿酒。与会者问了他许多问题。

来自Chateau Margaux(http://www.chateau-margaux.com/Website/site/eng_accueil.htm)的保罗Pontallier表示他将有5分钟的演讲,之后回答听众的问题。他演讲的时间远远超过了他被实际分配的15分钟,实际上,他足足在台上讲了40分钟。Pontallier的主题是葡萄成熟以及由此产生的大量的讨论。详细讲述了有关品尝葡萄果实、表皮条件、种子的质量等细节问题。 

列奥纳多Raspini(http://www.ornellaia.com/Default.aspx?alias=www.ornellaia.com/en)是来自位于podium 的Axel Heinz的酿酒师,Raspini Ornellaia是公司的总经理。他们展示了一个关于葡萄园管理技术和影响葡萄酒质量的因素的技术汇报。他们的影响力大多集中在林冠控制及其对果实或植物香气以及害虫控制能力上。

Erick Tourbier (http://www.bpdr.com/)与迈克尔一起参加了波尔多大学酿酒学学会。如同迈克尔在Opus One所做的一样,Erick监管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葡萄栽培与酿酒。Tourbier展示了Mouton的不同土壤类型以及各类型上种植的葡萄品种。他还讲述了气候资料。赤霞珠更适于在沙土上种植,而美乐则需要粘土含量更高的土壤 。

早晨的技术会议结束后,我们穿过29号高速路到Nickel and Nickel吃午餐,旅游和品酒。Nickel and Nickel专营单一葡萄园葡萄酒。

午饭后,我们跟随Michael Silacci一起去了Opus One参观和品尝。他带领我们参观了Opus one (www.opusonewinery.com)。Silacci的报告集中尽可能的讲述了教授与葡萄藤、葡萄酒打交道的工人的重要性。他强调有良好的经验和直觉的有知识的工作者对于酿出最好的葡萄酒的重要性。Alexandre Schmit 描述了他与Silacci一起在Opus one品酒期间教授的芳香的感官品评工作。

参与者被分成不同的小组分别在4个酿酒厂吃午餐。我去了Miner 家族葡萄园 (http://minerwines.com/index.html)吃的午餐。我们参观了洞穴和酒窖,在那里我们品尝了一点白葡萄酒。酒窖的布局很紧凑。黑比诺是从超过4小时行程的圣卢西亚Santa Lucia高地运过来的。品丽珠是产在Oakville的。

第三天的会议是以清晨前往戴维斯参观基地植被服务(FPS) (http://fpms.ucdavis.edu/grape.html)为开始。FPS为加州的葡萄酒工业提供葡萄树苗。Deborah Golino (http://ucanr.org/seek/personinfonew.cfm?index=820)是这个机构的主管。

参观完FPS之后,紧接着我们参加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葡萄栽培和酿造学院(http://wineserver.ucdavis.edu/)。安迪•沃特豪斯(http://wineserver.ucdavis.edu/people/faculty.php?id=14)院长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他简单回顾了他在葡萄酒氧化方面的研究。沃特豪斯还做了很多有关葡萄酒颜色以及酚类化合物对人类的健康产生的积极影响等方面的研究。

Linda Bisson (http://wineserver.ucdavis.edu/people/faculty.php?id=2)评述了在葡萄汁营养方面的研究以及经过发酵的硫化物产品的影响。参与者表达的一个主要的兴趣点是关于酵母菌减缓了糖分转化成乙醇的效率。现在讨论结果还为时过早,但是酵母菌正在移动,或者发送到其中的一些是消极的其他路径。

Jim Wolpert (http://wineserver.ucdavis.edu/people/faculty.php?id=16)评述了在加州根茎推荐和使用的演化过程。AXR因其生产率被选用,但在它的渊源中有酿酒葡萄,根瘤芽导致了其灭亡。他强调对不同的根源、品种以及克隆实验的必要性,

大卫•斯玛特(http://wineserver.ucdavis.edu/people/faculty.php?id=12)简要地讲述了他目前正在做的葡萄藤应力研究以及它对质量产生的影响。斯玛特的研究同时也关注全球变暖以及二氧化碳的产生和消除。

安迪•沃克(http://wineserver.ucdavis.edu/people/faculty.php?id=13)在他前任所做努力的基础上研发了能够抵抗害虫和疾病的根茎。在奥克维尔最大的问题是葡萄扇叶病毒病。他周游全国各地来收集本土根茎并并综合入他的研究项目中。在几年内,沃克将会把根茎用于产品试验中。

在Robert Mondavi学院用完餐后,我们去参观了LEED Platinum酿酒厂(http://wineserver.ucdavis.edu/content.php?id=927).我们参观的时候它还在施工中,但是它们承诺它将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研究型酿酒厂之一。

尽管研讨会正式的结束晚会在周五,但是真正的结束是我前面写的欢庆晚宴。很遗憾的是房林和马克没能参加这个活动,但是我和迈克尔给他们在十月份准备了一个极好的项目。




维多利亚·科尔曼

国际赤霞珠研讨大会
讨论
黑比诺葡萄酒品酒会
生产人员的职责
四种混合的检查
混合
讨论
葡萄酒样品评估

© Jade Valley Wine & Resort 沪ICP备05032296